中山日报app:中山95后退役士兵袁锦俊:当兵就要去远地方、苦地方

一声巨响,野外沙场上多发导弹腾空而起、呼啸冲天,导弹飞行的轨迹在空中形成了一道道壮丽的圆弧,袁锦俊和战友们站在离实弹现场不远的地方睁大了双眼,一言不发。这一年,袁锦俊19岁,这是他入伍以来第一次目击实弹演习。“震撼极了!”三年过去,这个场景仍铭刻在他心中。

两年前,袁锦俊退伍复学,目前就读于中山职业技术学院,明年即将毕业。每逢征兵动员,他都会把自身的从军经历分享给大家。    

主动选择到内蒙古服役

1998年出生的袁锦俊来自古镇镇海洲沙源村,2016年,他在学车回家的路上接到了村里的征兵通知,这彻底撩动了他的心弦:“我从小就想当兵,父亲因为有纹身不能入伍还很遗憾呢,父母常说当兵很光荣,不当兵会后悔一辈子。”幸好,袁锦俊通过了重重审核,如愿入伍。

“远地方苦地方,就是建功立业的好地方。”这样想着,他主动争取到距离中山2000多公里外的内蒙古服役。

同年9月,袁锦俊坐上了前往内蒙古的火车。尽管做好了吃苦的准备,从下火车的那一刻起,眼前的一切还是颠覆了他对大草原的印象,放眼望去只有浩瀚的黄土,他的心顿时凉了半截。到了朱日和训练基地后,营房仅由几块轻钢和夹芯板间隔组成,卫生设施也不完善,袁锦俊的心更凉了。

开弓没有回头箭,既来之则安之。抱着这样的心情袁锦俊开始了训练,因为身体素质好,好胜心也强,在每一次的小比武中,他经常能拿到第一名。袁锦俊很快得到了班长的认可,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也改变了对这片土地的看法,习惯了在板房的生活。

在日常训练中对抗风沙严寒

2016年11月,袁锦俊迎来了他在新兵连里的第一场暴风雪。零下三十多度的天气,他和战友们披着大棉袄,戴上部队派发的棉帽和手套,风雨不改地参加训练。在枪支操作训练日,为了更好地控制枪支、对准靶心瞄准,袁锦俊和战友们纷纷脱下了厚重的手套,把双手暴露在严寒之下。训练完,他们望着通红的双手自豪地笑了:“虽然双手有一种疼痛肿胀的感觉,但收获更多的是兴奋和满足。”

新兵连结束的那天,袁锦俊的父母受邀到部队参加他的授衔仪式,见到儿子的那一刻,父母的第一反应是“变黑了,健壮了,也长大了”。两天后,父母走前反复叮嘱他,“儿子,我们不后悔把你送进部队当兵,你要好好干,争取做点成绩出来,不枉此行,不负青春。”

下连后,袁锦俊的生活环境有了改进,但随之而来的,是更高强度的军事训练和更加繁重的工作任务。由于袁锦俊在新兵连表现突出,身体体能也一直保持优秀,部队领导找上了他,让他负责部队的军械和文书工作:“这是非常繁杂的任务,除了要有基本的电脑操作能力外,还对军事理论、体能有很高的要求。”

兼顾工作和训练并不容易。由于随时面临紧急状况,袁锦俊也曾试过通宵工作,只为完成当天临时派发的任务。即使第二天仍有高强度的训练,他也努力克服,将这段难熬的“适应时间”熬了过去。

参加朱日和阅兵是一生荣光

2017年年初,部队领导开始在军中筛选优秀苗子参加这年的建军90周年朱日和沙场大阅兵,袁锦俊因为军姿站立拔尖被挑了出来。而这,源自于他一年以来给自己的“加练”。

入伍后不久,因为希望成为部队里的“排头兵”,袁锦俊每天训练后都会对着镜子,纠正自己的军姿和状态。一年后,他为自己争取到了列兵审阅的机会。“当时领导挑出来的兵个子都很高,我只有175厘米,领导也有犹豫,但看见我的军姿和能力之后,他们还是决定让我试一试。”提及这段往事,袁锦俊充满自豪。

近大半年时间里,从连队单独训练到后期的队列训练,袁锦俊都没有丝毫放松,即使每天训练的项目重复且单调,他也极力做到最好。在经历了十次以上的大彩排之后,7月30日凌晨三点,他们终于等来了真正的阅兵。

阅兵当天,他军姿站立接近8个小时。但当在阅兵现场喊出“为人民服务”的那一刻,袁锦俊觉得一切都值得了:“当时我全身毛孔都张开了,一腔热血只想报效国家,当兵的这两年真是无怨无悔了。”

 

来源:中山日报 2020年8月11日


上一篇:中山日报app:中山退役航空兵陈知尊:曾历时8天8夜,奔赴新疆参与实战演练


下一篇:中山日报app:中山95后退役士兵郑梓豪:当兵就当能打仗的兵


TO THE TOP

学校办公室电话:0760-88223723   |   招生咨询电话:0760-88268370   |   继续教育咨询电话:0760-88368005
学校地址:广东省中山市东区博爱七路25号          邮编:528400
Copyright©2005-2020 ZSPT.CN All rights reserved.  
粤ICP备20010719号